韓雪 | 復合型選手的春天

17歲以文化考試第一名的成績進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,同年在選秀比賽中拿到金獎正式出道。24歲獻唱央視春晚舞臺,25 歲登上奧運會閉幕式,26歲成立自己的工作室。35歲奪冠《我就是演員》,同年,第五次登上央視春晚。2019 年初,韓雪獲得2018-2019年度商業價值躥升藝人獎。學英語、拆手機、一人分飾八角配音……似乎每隔幾年,韓雪都能抖出幾張新包袱。這些年來,她從未被年齡、身份、成就困住,游戲在不同領域,不斷學習成長。普通人很難擁有明星的資源與外在條件,但這種不斷推陳出新的學習能力,倒是人人皆可借鑒。

韓雪 | 復合型選手的春天

韓雪

2018年春天,曾在杭州為韓雪拍攝一組“美人美城”特輯。西湖一處人跡罕至的角落,說話間,韓雪聊起最近在研究“尼安德特人的發展與滅亡”。她那會兒剛剛因為在《聲臨其境》中大放異彩而引起小范圍關注,尚且有時間看看閑書、玩玩機器人。

隔了一年再對話,她已經拿了《我就是演員》總冠軍。像十年前那樣,再次成為全網熱議的話題人物。不同的是,這一次,終于,是因為演技。

守住自我

“優秀的女性,在乎的價值應該是你自身認定的自我價值,而不是周邊人覺得你是否有價值。很多明星的價值會被市場綁架,好像沒有流量就沒有商業價值。但是對于一個成熟的女性來講,你的價值不應該跟著環境變化。不論你今年是否有好的作品、紅不紅,都不影響你的優秀。”

2018 年冬天,在上海老法租界一棟花園洋房里,韓雪說了這么一番話。

《幻樂之城》表演結束后,韓雪哭了。因為節目有個小穿幫,臺上眾人都以為她是因為這個失誤,紛紛安慰。之后錄制的畫外音中,她說,“哭是因為感動,以及終于把這件事情完成了,包袱卸掉了,不是因為遺憾或別的”。

她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事情決定了就做,做的過程中傾盡全力、樂在其中,做完就放開、肯定成就、接納不足。她不太會因為一件事做得不好而自責,事情完成后,她更多會關注慶祝和享受,不管那件事有沒有獲得其他人認同。

“我喜歡演戲,但不是只喜歡演戲。我的人生是不是快樂跟我是不是個好演員沒有關系。一件事我覺得很帶勁、很嗨,那就可以了。我的訴求不是一大堆粉絲捧你才可以,也不是拿了影后才說明自己是好演員。有沒有外界認同,我都覺得自己挺好的。”

這種價值觀頗值玩味。就好比我們每個人在職業領域中,也會遇到類似情況。因為運氣、選擇、背景……隨便什么原因,你覺得自己也挺棒的,怎么就沒有風生水起呢?很多人壓抑久了就放棄了,或者一腔懷才不遇的憤怒。也有人憋了很久終于逮到機會,便很容易呈現出一種卯足了勁兒要證明自己的力氣。

我把這個略有點冒犯的話題拋給韓雪:“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演技終于提高了這事兒的?”她特平靜:“其實不是韓雪的演技提高了,而是被更多人看到了。也不是今年突然開始搭建人設,英語我都學那么久了,科技也研究多少年了,就是遇到一個點而已。沒有這個點,我也是我。”

十年前,她大概不會這么說話。那時候記者對她的評價是:韓雪呀,不用采,標準答案,中規中矩,不出錯也別指望出彩。

那些年的她,被按照固定樣板打造。用她自己的話說,“以前一直是他們說(韓雪曾經出過一張唱片,就叫《他們說》),現在終于可以自己說”。

韓雪 | 復合型選手的春天

韓雪

打破舊有的殼

韓雪的出身,被各路媒體渲染多年,觀眾們也不陌生。軍人家庭,大院里長大。她自己更是長了一張“好女孩”臉。

小時候是蘇州市三好學生、參加全國少先隊代表大會,后來以文化課第一的成績考進大學。入行后被包裝成“玉女型”歌手。不能說出格的話,不能穿出格的衣服,也不能接反派角色的戲。寫這篇稿子前,在知乎上看到一個有意思的評價“韓雪就是入錯了行,以她的出身和資質,選擇做個商人或政客,都綽綽有余”。

對于這一切,韓雪不像路人想象的那樣無覺知。

24 歲,她以歌手身份初登央視春晚;25 歲,她出現在奧運會閉幕式上;那時候主演的電視劇,收視率曾經在央視飆到6.66。一個明星、一個常人,所期盼的世俗意義上的“高光時刻”、“領域巔峰”,她在那個年紀已經實現了。

當初在索尼,唱片公司為她打造玉女形象,甜甜地笑著,唱《飄雪》這樣甜甜的歌。市場很喜歡,也少有競爭。

但她自己產生焦慮感:形象、標簽,就像一棟房子,成長中你發現這個房子不夠大、容納不了你的生長,就要把房子拆掉,不能等著別人拋棄你。“很多玉女型藝人為什么很難轉型?因為風格已被固化。所以我想,先破一破。不管以后會怎么樣,我先把房子拆了再說。”

“25 歲前沒想過要成為什么樣的人,別人給安排什么戲就演什么戲。25 歲后,忙于把身上不想要的東西摘干凈。到了30 歲,開始有意識去思考自己要成為什么樣的人,而不僅僅是什么樣的演員。首先是你人的高度在哪里,然后才是你的角色,你的演技。”

30 歲之后,韓雪做了很多嘗試與探索,復盤過去的人生,規劃未來。她開始構建自己的世界,按照優秀女性的方向塑造自己,也更客觀看待自身的優缺點。

最著名的是英語。我們都在綜藝節目上看到了她的實力,以及沿襲至今的學習習慣。”鋼琴從什么都不會,到現在可以獨立彈曲練聲。跳舞……跳舞沒什么進步的空間,放棄了。拆手機、科技迷、研究機器人、配音……她開始像個寶藏女孩一樣,掏出一樣樣新技能。本是無心插柳,孰料蔚然成蔭。

韓雪 | 復合型選手的春天

韓雪

掌控人生

《我就是演員》奪冠前,韓雪的演技不太被看到。類型化角色演久了,沒人相信你能演別的。出道那么多年再去參加一個比賽型節目,被人指指點點,肯定不在舒適區。韓雪自問:你怕不怕輸?在不在意輸贏?最后決定:先把戲演好,每一個角色都能立住,就是成績。

然后是紛至沓來的劇本和邀約。她選了最耗時間的舞臺劇。

在那之前,她對自己的舞臺掌控力并沒有信心,但“那是一個等了很久的反派角色,演戲什么時候都行,好角色好本子湊到一起的舞臺劇太少見。而且現場演出,沒有捷徑可走。”她想用這種沒有退路的方式,對自己的演技和綜合能量場做一次系統檢視。

4 個月時間演一出舞臺劇,“還不如參加一個商業活動的錢多”。但這件事在韓雪看來,是值得的。因為帶勁兒,好玩兒。就像7 月份演《幻樂之城》時,她頂著全組的反對,要做全息,最后成了。“興奮點也很高”。

很難有機會遇見好角色,是花樣年華之后的女演員在國內普遍的困境。作為演員,韓雪當然期盼。但沒有也無所謂,“可玩的事情太多了”。

讀書時,她就明白,自己不是單科優等生,而是勝在綜合能力上。17 歲參加影視新人選拔賽,拿了金獎。評委說:你不是演技最好的,也不是最好看的,但是狀態好,無知無畏不怕事兒。這仿佛成為韓雪一生的注腳。

她像是有恃無恐一樣,就算有著這樣那樣的不盡人意,卻覺得自己“一定能成”。“想象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學宇宙,所有基底都是算死的,你只能解決自己能解決的部分,把那部分做到能力范圍的極致就好了,別的都隨它去。”

30 歲之后,韓雪的掌控感越來越強,越活越明白,越過越帶勁兒。

機會到來之前,她就一邊玩兒一邊等。她涉獵廣泛,科技、經濟、心理學,無論什么,但凡有興趣,就去補課。接到新角色,她用這些知識來幫助自己體會人物性格與關系。看紀錄片,配合自己的閱讀體會,尋找角色與真實生活的關系。

她不應酬,也不打破自己的規矩。早年的接吻梗至今被全網周知。別人喝酒,她從保溫杯里倒出一顆枸杞。“我喜歡不費勁的合作方式,但凡能搶走的,就說明我不是那個唯一選項。”所以,娛樂圈的潛規則潛不到她頭上,“你立在那里,要什么不要什么,別人其實能看出來。”

這么多年過去,她還是當年那個“穿著粉紅色羽絨服和媽媽織的馬海毛高領毛衣,走進去才發現是夜店,把自己熱了個半死的”的小姑娘。

這樣一個她,開始吸引到一批新粉絲,這些人可能都沒看過她的戲,卻寫信來說“希望成為像你一樣的女性,一個不斷精進自我的人”。山西有個粉絲去送機,告訴她是媽媽幫自己請的假。因為“我成了你的粉絲之后特別認真學習,考了第一名,是因為你我才有了這樣的改變。”

北京pk10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