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皚磊 | 我以為人生是一場優雅

“小時候讀《堂吉訶德》,當時就挺喜歡的,到今天再想起來,更喜歡了。人們嘲笑他是吧?到了一定歲數,我重讀,讀出了勇敢、堅持;又到了一定歲數,看出了悲壯。其實,可能堂吉訶德什么都明白,他故意地,努力向整個中世紀的社會秩序挑戰,他用那種方式告訴自己—這個世界上存在著童話,因為還有公主與龍。”余皚磊總是拒絕諂媚式的表演,他躲在角色背后,享受著奇怪的快樂,他保持步伐,踽踽而行。這是他解釋優雅的方式。

余皚磊 | 我以為人生是一場優雅

余皚磊

演什么“不像”什么

余皚磊第一次上熱搜是因為“元載”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里最招人恨的角色。熱搜tag“元載什么時候下線”。還和以往一樣,大家記住的是角色,稍好一點的是,大家咬牙切齒記清了角色的名字,不再是“那警察”或“那人”這樣模糊不清的代號。

為此,余皚磊難得發了條長微博:

“據說還有刀片附送,眾籌伏火雷啥的。既然大家都恨元載,我就放心了。不僅僅是因為我的逆顏,更是因為元載的行為而憤怒了,好,我也覺得你們對,也證明我沒演錯不是?”明白演員不等同于角色的理智粉表示,雖然氣得想把元載拽出熒幕打一頓,但還得給余皚磊的演技點贊;也有“人戲不分”的,直接飆臟話詛咒全套一起來。

余皚磊知道,一切很快都會過去的,“馬上會有他們喜歡的需要他們關注,填滿他們的精神世界”。

他很慶幸自己不被很多人關注,不需要拿自己的私人時間和名利做交換,他承認這里面或許存在他所無法理解的巨大精神愉悅,“偶爾被認出來會有小滿足,但老被認出,那我以后怎么在小區跑步,怎么去菜場買菜,如果沒有真的在生活,我就沒法演一個真的人了”。

從前我們常聽到演員說“體驗生活”或“下生活”,這些詞如今再聽有點老套、過時的意味,但余皚磊還是信:“你需要去了解那個職業,和真實的從業者一起生活、工作,哪怕只是看,也要花很長一段時間去體味。”

余皚磊 | 我以為人生是一場優雅

余皚磊

在《白日焰火》中,余皚磊飾演了一名刑警,有趣的是,很多觀眾看完后覺得“不像”,但真正的警察看了都說“像”在像與不像之間,究竟留有怎樣的縫隙呢?觀眾的“不像”,是余皚磊演得不像他們刻板印象中的警察,這些刻板印象大多來自于過往影視劇的塑造。余皚磊恰恰不愿這樣:“那是你們的認知,對不起,真實的不是這樣的。如果想讓觀眾覺得‘像’,在表演上可能算是一種‘諂媚’—我在諂媚觀眾—也可以說是一種套路。”

《親愛的》上映后,余皚磊接到了發小的電話。他這發小是從基層干警一步一步做起的。每年回老家,余皚磊都和發小、發小的同事們一起吃飯、聊天,所以對警察太熟悉了。他們也會給他講一些“紀律允許的、已經結了的案子”。

接起電話,發小第一句話是:你這次的角色我太喜歡了!我跟你說,普通干警太不容易—你們審訊什么的,包括“孩子丟了”那段我特別喜歡。

又說起,每天接待那么多人也努力想微笑,但太疲憊了,很多人提各種要求,但有那么多事要處理,警力有限啊,只能把所有東西記錄清楚了,再按輕重緩急……

余皚磊打斷了他,我這兒還有事兒呢。

余皚磊 | 我以為人生是一場優雅

余皚磊

發小說,那行,最后再說一句,你們這片有一點不合適,不符合真實情況。

余皚磊問,是不是李紅琴跑出去,我們追下樓那段?

發小說,你知道啊!知道怎么不說?

余皚磊說,沒辦法了,戲劇需要,戲劇需要。

發小說,那行,我能理解。

余皚磊在微小之處融入的一點一點真實的閃光,在銀幕上,看到被遮蔽的境遇透出人的溫度,是驚喜而心酸的。這就是打動人的。

余皚磊演過很多次警察了,駕輕就熟,遇到《白日焰火》那次臨時需要他救場的情況,他也不慌不忙。他隨時可以讓角色“附身”。

被附身,是余皚磊最期待的時刻,是他的“精神興奮劑”:“就是角色活起來,它在我身上自己頂出來,突然感覺到接下來要說的話,接下來要做的動作都不是我想的,是它要說,它要走過去,它要抱住那個人,它要掐住他的脖子,都是它要的。這次演完了,角色抽離了,下次我還想再體驗那種感覺。”

北京pk10开奖走势图 湖南闲来麻将官方网站客服 德州哪里有麻将屋 777彩票首页 老滚5刺客盗贼哪个赚钱 足球探网即时比分 胡姬琵琶行赚钱吗 妖精的尾巴手游如何赚钱 四川快乐12 开店怎么快速赚钱 手机游戏试玩能赚钱吗 广西快乐十分 买什么农业机械赚钱 163皇冠足球即时比分 黑龙江时时彩 建筑的建怎么赚钱 黑龙江6+1